<tr id="vjfvn"><s id="vjfvn"></s></tr>
    1. <pre id="vjfvn"><strong id="vjfvn"><xmp id="vjfvn"></xmp></strong></pre>
          <pre id="vjfvn"><s id="vjfvn"></s></pre>
          <table id="vjfvn"></table>
          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數字傳播對人主體性的異化及對策

          2024-02-07 08:58:18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王統宇

          摘要:本文基于馬克思的勞動異化理論,分析從勞動異化到數字勞動異化的時代變遷過程,針對人在數字媒介中的表現剖析其深層原因,分析數字媒介對人的控制過程和對主體性的占有過程。

            引  言

            隨著社會的發展與生產方式的革新,人們在社會中創造價值的方式不斷發生變化,運用不同的勞動方式來為自己和社會創造價值。但是勞動的異化卻沒有因生產力的進步和生產方式的變化而消失,而是以新的方式與人們日常的勞動相伴隨行。在當今這個“自媒體”盛行的時代,媒介給了人們創造價值的機會,日常的辦公趨于線上化,私下的娛樂同樣也是在線上完成,勞動的異化自然也發生在數字環境中。相比于資本家對工人的勞動剝削產生的勞動異化,當今社交媒體時代的數字勞動異化更加隱蔽,在無形之中被勞動異化所控制和占有。如果說資本家侵占了工人的勞動成果,那么媒介對人的長期教化可能使人們丟失了自我,因為工人只會在工作時間內產生勞動異化,但是數字勞動已經全面進入了人們的生活,人們的工作與娛樂都離不開數字勞動,這種異化帶來的影響絕不亞于資本家對工人的影響。

            從人的勞動異化到數字勞動異化

            圖1中,在社會勞動過程中,勞動者通過對生產資料的對象化勞動,其勞動成果所帶來的價值應該完全屬于勞動者所有,而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家掌握了勞動生產中的生產資料,勞動者在過程中提供勞動力,最終的勞動結果由勞動者和資本家共同所有,此時勞動者和資本家尚處于平衡狀態,經過多輪的勞動生產累積,勞動結果的價值通過市場經濟行為的轉化,幫助資本家掌握更多生產資料,而勞動者在多輪勞動生產中從勞動結果中獲得的價值,由于無法通過市場行為將產品價值轉化為更加高效、強大的勞動力,只能在市場中消費以滿足自身的基本生活需求,如果勞動力無法在生產過程中得到能力的提升,勞動異化將是必然發生的現象。

          圖1  勞動關系圖

            勞動異化的過程與數字媒介中人的異化機制非常相似。數字媒介中,人們通過大眾媒介的傳播技術來加工和改造對象,由于主體的過度使用,不僅不會對主體和媒介環境產生積極的影響,相反會成為綁架主體、擾亂環境的異己力量。

            圖2中,媒介本身代替了資本家的地位,利用議程設置控制人們的關注點,掌握著令人著迷的網絡熱點話題和促使人們上癮的大數據技術。人是媒介環境下的勞動力,人們無時無刻不在媒介上勞動,為這些天然存在或者人為制造的網絡話題制造源源不斷的討論熱度,人們在此期間提出的觀點、造成的網絡聲勢是勞動結果的體現。

          圖2  數字勞動關系圖

            媒介人和媒介環境的生產關系在結構上復刻了工人與資本家之間的關系,相較于后者,媒介的剝削更加隱蔽,人更加主動地把自己思考世界的權利交給媒介。

            媒介技術和人對自身認知水平的不斷進步,為人造就了一種虛假的自由感,媒介對人的異化與控制不是建立在個人和媒介集團之間,而是在于對整個社會和媒介環境的塑造及對主流認知的掌控。同時由于媒介形式的融合,不同媒介之間的差異在融合之中被彌合了,同一事件通過不同媒介傳播會為人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向。閱讀文本需要人們主動介入,有助于深層思考,視聽模式更有助于情感的煽動,傳播方式的差異會讓人們清晰地感受到擬態環境和現實世界的邊界。以往通過不同媒介能清晰地感覺到世界的差異性和多樣性,如今人們難以通過自我意識感受到了。融媒體是對傳統媒介傳播的超越,為人們營造出一個與現實世界非常相似的元宇宙。所以當今融媒體時代的媒介的選擇自由是建立在媒介的土壤之上的,如同在資本主義社會土壤上工人對工作的選擇自由和工作量自由一樣,無論身處哪里都會受到異化的影響。

            赫伯特·馬爾庫塞在《單向度的人》中認為,“思想自由意味著恢復被宣傳工具和思想灌輸所同化了的個人思想,意味著把‘社會輿論’連同其制造者一起取消”[1]。如此看來,當今普遍意義上的媒介自由是媒介的使用自由,在媒介上根據自身經濟利益決定所作所為,滿足外部環境強加在個人身上的“需求”。

            數字時代中人的異化主要體現在數字媒介通過媒介產品的各種表現形式實現對人的理性的控制,數字媒介將其產品商品化來吸引人,通過對交換價值的宣揚將產品貨幣化,最終通過市場行為控制人。人以自己主體性的消解為代價融入數字媒介環境中,進一步加強了數字媒介對人的思想和行為的控制。

            人主體的媒介化

            異化的過程看似媒介與人雙方共同作用的結果,實則在人接觸媒介之前異化就已經開始了,是人對自身存在的理解上,主動把自己作為完整的人的權利放棄了,轉交了一部分給媒介。

            在數字化時代,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的邊界非常模糊,網絡空間就是社會本身,尤其是在數字媒介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年輕群體,他們對媒介的信任是扎根于對世界的認知方法論之上的。

            要了解人自身是如何媒介化的,首先要清晰“媒介化”的真正含義。媒介的廣義定義是能使人與人、人與事物或事物與事物之間產生聯系或發生關系的物質;可以理解為通過技術手段揭示關系、認識內在聯系的工具??梢越柚5赂駹柕?ldquo;去蔽”概念進一步解釋,意為存在者的在場和顯露[2]。解釋中有兩個要點,一是存在者在場,這是對事物主體性和客觀事實的認同;二是相對于誰的顯露,所以必須要有主體在場的情況下討論事物的顯現,也就是海德格爾所說的主體的“此在”,“唯當此在存在,才有真理,唯當此在存在,存在者才是被揭示被展開的”[3]。所以“去蔽”是在對事物實體屬性承認的基礎上,以指向他者的方式來顯示自身。例如,錘子只有指向釘子的時候才是錘子,用來打人的錘子就會被認為兇器,即使這個被稱為“錘子”的事物的客觀屬性沒變,但是不同指向性關系的揭示在主體眼中是完全相異的兩個事物。沒有這種指向性所建立的關聯,則物即不能成其為物。因此,去蔽是主體與事物之間指向性關系的揭示,二者之間關系建立的過程就是媒介化,以何種指向揭示事物成為定義事物的因素之一,這也印證了麥克盧漢的“媒介即訊息”觀點。

            麥克盧漢用“背景/圖形”理論對媒介化進行相似的闡釋,如果雙方能夠被揭示指向性關系,那么被揭示的事物就是主體眼中被注意到的“圖形”。他在《媒介定律》中提到,“所有的情境都包含有注意(圖形)和另一個更大的非注意(背景)區域。二者跨越一個共同的邊界或間隔不斷交相糾纏,以便同時相互界定”[4]。沒有被闡明的關系便成為主體眼中的背景,其客觀真實存在,但主體只是將其作為背景而不會注意。

            通過媒介化的概念反思當今人在數字媒體中的生存形式,媒介為人刻畫的數字畫像就是主體部分媒介化的形式之一。這些媒體平臺將人主體的一部分剝離出來做成獨立的虛擬畫像、人物設定,將多元的人用幾個簡單的標簽代替,將這個“部分的主體”當做一個客觀事物揭示出來,在主體面前把主體的一部分媒介化。所以,被媒介化的自己在自己眼中就是“世界的訊息”,也就是真實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實在世界的替代物,它們本身就是被接受的現實。如麥克盧漢所說,“讀報紙的人不是把報紙看作高度人工制造的、與現實有對應關系的東西,他們往往把報紙當作現實來接受。結果就是,取代現實,取代的程度就是媒介藝術形式的逼真程度”。[5]所以,虛擬畫像越精確,媒介對人主體的剝離程度越高,當媒介可以刻畫出一個完整的人時,真正的人也就不復存在了。如同舊社會的奴隸一樣,奴隸的社會性存在是因主人的存在而存在,因為奴隸是完全通過主人認識自己的。

            對于傳統媒介的使用者來說,通過文字、圖像、聲音等形式傳遞的信息本應是人們認知世界的來源,是通過符號化表達的世界;人把虛擬的自我與世界下意識地作為信息本身時,就在是媒介的使用與生產中丟失主體性的第一步,異化過程中表現為本體的“對象化”。

            虛擬人物標簽化本身并沒有錯,作用是方便大數據對人進行精準的信息推送,人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在不同網絡平臺和圈層中。標簽是幫助人快速融入當前圈層環境的指導,人們在潛意識中用認識世界的形式來認識標簽化的自己,逐漸馴化自己異于該標簽的想法,之后經過長時間不同圈層、不同媒介平臺的切換,將標簽作為虛擬自我的代名詞。這種自我暗示導致了在數字媒介的使用中人們只愿意接受和表達與標簽相關的信息。

            我們可以通過媒介來看“我”和世界的關系,但是不能靠媒介來看“我”與“部分我”的關系。如何弱化媒介對人主體性的剝離?首先要找到媒介對人主體剝離的形式,以星座解析和“毒雞湯”為例,二者都是先使人劃定在一個特定的群體范圍之內,之后對該群體貼個標簽,但二者在網絡上的影響程度差別很大。很多人都可以從星座預測中走出來,例如星座解析說白羊座女生,往往非常心軟,容易原諒他人,其中“白羊座”是對人群的劃分,“心軟、易原諒他人”是貼的標簽,某一女生經過與現實經歷的比附發現自己的確心軟,但是很多次也決絕地不原諒他人。雖然無法完全反駁星座的解析,但也充分意識到了這個標簽片面化了。反觀“毒雞湯”,相同的套路卻可以迷惑更多人,因為其中對群體的劃分更加模糊、更加主觀,而標簽更加具體,導致大部分人可以依靠主觀調整將自己塞進這個群體中,而具體的標簽通常是做某件很小的事情等。這種標簽難以比對,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綜上所述,防止主體媒介化的對策可以總結為:首先,要提防先劃群體后貼標簽的網絡作品;其次,借鑒科學理論研究范式的理念,不可證偽本身就是偽科學的體現,數字作品也同樣遵循這個原則。

            數字媒介產品交換價值的過度宣揚

            媒介上產生的觀點、事件等,本應該是現實世界的寫照,現實世界中所發生的新聞已經無法滿足數字媒介報道的需求量了,于是產生了許多“商品化”的新聞事件和觀點。這些媒介產品是人為創造出來的,以商品的形式出現。

            商品是為了出售而生產的勞動成果,是人類社會生產力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是用于交換的勞動產品。商品的價值包含了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使用價值是商品的自然屬性,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體現了人與自然的關系;交換價值是社會屬性的,是基于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而存在的[6]。商品通過勞動所產生的價值,來源于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使用價值體現了“有用性”,交換價值體現了“有目的性”,價值應建立在“有用性”為基礎的“目的性”上[7],這也就是效用價值論。而失去有用性的商品即使大力宣傳其交換價值,也是失去了基礎的空中樓閣。

            在數字媒介中,人們攝取信息和對外交流的需求已經被滿足了,為了讓更多人能夠持續浸泡在媒介環境中,媒介大力宣揚了媒介產品的交換價值,以此來混淆、掩蓋媒介產品本身作為商品的使用價值,將產品的真實性、正確性放在了次位,將產品本身作為媒介市場的一種“貨幣”,忽略了觀點的使用價值,放棄了勞動中人與自然進一步結合的機會,只將媒介產品當做下一次媒介中觀點交換的籌碼或入場券。

            數字媒體平臺通常以“某某事情大家都在說”“眾所周知”為噱頭,以“標題黨”為例,“是中國人都知道規矩”“不轉不是中國人”,此時該標題后具體表達了什么觀點、觀點對人會有什么影響就已經被弱化了,“中國人”此時就是人與另一個“中國人”對于此領域的入場券,不管入場券上寫的東西對不對,至少擁有這張入場券就相當于獲得了進入下一次市場交換的權利和資本。

            重交換價值輕使用價值的媒介產品作為一種貨幣出現在媒介市場中會引發“劣幣驅逐良幣”現象,惡化數字媒介環境。首先,所有的人都是理性的經濟人,他們趨向于把具有更高實際價值的貨幣(良幣)保存收藏起來,將較低實際價值的貨幣(劣幣)放入市場流通。在數字媒介中體現為,高價值的良幣通常是對現實生活具有較強指導意義、表述清晰、邏輯鏈條完整的媒介產品,低價值的劣幣是那些缺乏實際指導作用、旨趣低俗、迎合人性弱點的媒介產品[8]。那些對人們實際生活有極大幫助的媒介產品留存下來,希望更少的人知道以達到占為己有的目的。這是人主觀方面的原因,出于私心把有價值的留給自己或親近的人以便日后使用,轉而用低價值媒介產品的傳播滿足分享欲。其次,低價值媒介產品的形式簡單且內容直截了當,無須解釋說明即可傳遞出情緒價值,而高價值媒介產品形式復雜,需要接受者用更多的精力成本來解讀、反思,遂形成了一種逆淘汰現象,低俗、無用的信息充斥在媒介環境中,正能量、有用的媒介產品雖被認同但無人問津。

            交換價值作為媒介產品評定的重要指標帶來的結果將是對內容信息正確性、有用性、藝術性的忽視,長時間不加管控會嚴重影響媒介的內部資源配置,造成資源分配不均,加大媒介內耗,引發不利于國家和政府管控的“馬太效應”,給社會和網絡市場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數字媒介對人的異化影響的不只是人個體本身,還有整個媒介大環境的平穩運營。相關的治理方案不能僅針對受眾端,更要督促各個媒體平臺做好把關方向正確、監察精準、治理及時等工作。

            數字媒介對人的異化的緩解之策

           ?。ㄒ唬﹫猿竹R克思主義認識論強化主體意識

            在數字媒介的使用中強化人的主體地位,防止自身被媒介化,離不開使用者本身的自省自律,堅持馬克思主義認識論是幫助人理性使用媒介的重中之重。馬克思主義認識論認為,人的對世界的認識過程不是機械的、一成不變的,認識的過程是人基于現實反饋在大腦中的抽象重組的過程,體現了人作為主體對客觀認識的主動創造性活動,充分說明人在認識世界時發揮主觀能動性的重要性。

            人類對自身存在的認識過程是隨著環境的變遷而進步的。

            在數字媒介的生存大環境之下,個體間的交流大大開放,數字化的交流和實踐活動頻率、效果要遠高于非數字形式,人們在數字媒介上創建了一個具有無限可能性的世界,環境的改變、交流帶來的意愿變化都會使個體的屬性即抽象標簽有無數個,在短時間的多次標簽化必將使人感到對自我主體認識的迷茫。所以,馬克思提出的在實踐活動的發生過程中認識自我的觀點更加適用于交互性強的數字媒介生存,這是數字媒介中主體的主體性與社會性的統一,要求人的主體意識隨著社會關系的改變而不斷地進步,在新數字環境中學習認識新的數字化自我。

            人在數字媒介中被“標簽”“圈層”“人設”等硬性的、機械的條款限制著,嚴重影響了人在認識世界、認識自己過程中的主觀創造能力與批判能力,對待媒介產品和媒介對自己的定位時需保持理性的頭腦和批判意識。列寧指出,“人的認識不是直線(也就是說,不是沿著直線進行的),而是無限地近似于一串圓圈,近似于螺旋式的曲線”[9],強調了人的主觀能動性的重要性,人對媒介的認識不能基于媒介的變化而前進,更應該從主觀目標與信念出發,主動探索數字媒介的內部組成,經過實踐的檢驗與反思找出一條屬于自己的數字媒介使用道路。這樣能很好地避免人被媒介化,進一步實現媒介的人性化,在保留人的主體地位的同時以自己的方式優化數字媒介的環境,從而盡可能規避人被數字媒介異化。

            馬克思主義辯證法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特征在于認識事物角度的客觀性、普遍性、多樣性,在動態的發展中不斷地探索事物的統一與對立關系問題。辯證法同樣也應該作為人使用數字媒介的方法論,要謹慎判斷數字媒介傳達的單一標準、片面觀點等具有煽動性的話語,以辯證的眼光審視其背后的底層邏輯,并從相對立的角度重新思考言論的正確性。

           ?。ǘ┘訌妼底置襟w平臺的監管力度

            受眾在使用數字媒體平臺過程中的個人自律固然重要,但目前依然需要政府來執行一些有針對性的法規進行他律,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

            第一,政府應該加強對數字媒體平臺上高關注度、高活躍度的賬號所發布信息的審核機制,嚴格把關數字作品的質量,借助數字媒體平臺的專業人士預測作品發布后的社會反應情況,在發布前做好預案,及時對輿情進行正確的引導,對于蓄意破壞數字媒體平臺運行和諧和擾亂市場秩序者進行嚴格的追責,以達到警示效果。

            第二,在優化數字媒介環境的具體舉措上加強信息的交流共享,盡可能杜絕鉆漏洞、打時間差等行為,不同平臺相互配合共同進行媒介環境治理。

            第三,提高網絡媒介尤其是“自媒體”運營者的整體素質,不以流量作為唯一評判標準,升級審核和把關技術,從源頭上遏制不良信息以及不良從業人員出現。

            第四,要有針對性地增強社會整體的人文關懷。數字媒體平臺應該針對我國國情和網民現狀,將數字媒介的運營方式中國化,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中庸之道、內斂包容等融入數字環境的治理中,以更加人性化的方式來消除數字媒介中群體的異化現象。

            結  語

            數字媒介技術的發展為人們生活帶來便利,促進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正確地看待、使用數字媒介將會是幫助人們進步的階梯。我們要在與數字媒介共生的同時認清人的主體地位,在使用中幫助數字媒介人性化而不是人的媒介化。只有當每個使用者都能在數字環境中找到自己正確的位置,并且以辯證的眼光看待自己與數字媒介的關系時,人們才不會被數字媒介的技術所裹挾。也許在此過程中人難以逃脫被異化的命運,但我們依舊可以以主人翁的姿態減弱異化程度,在個人與社會整體的共同努力下,增強人在數字媒介中對抗異化的能力。

            參考文獻:

            [1]赫伯特·馬爾庫塞.單向度的人[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9:39.

            [2]王學成.媒介化中的意向性與身體性——從海德格爾到麥克盧漢媒介思想的演進[J].新聞與傳播研究,2021(11):37.

            [3]Heidegger,Martin,陳嘉映,王慶節,等.存在與時間[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9:260.

            [4]McLuhan,M.&McLuhan.E.,Laws of Media: The New Science[M],Toronto: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1988:5.

            [5]埃里克·麥克盧漢,弗蘭克·秦格龍.麥克盧漢精粹[M].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0:407.

            [6]李妍.數字資本主義社會研究——基于馬克思“勞動價值論”的分析[D].長春:吉林大學,2021:48-49.

            [7]胡慶忠.使用價值、價值和交換價值及三者之間的關系[J].商場現代化,2006(07X):2.

            [8]杜駿飛.“瓦釜效應”:一個關于媒介生態的假說[J].現代傳播,2018(10):31-32.

            [9]邰若男.馬克思主義世界觀的認識論基礎研究[D].吉林:東北電力大學,2022:17.

           ?。ㄗ髡邽楸本煼洞髮W藝術與傳媒學院博士研究生)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3年第23期】

            本文引用格式參考:

            王統宇.數字傳播對人主體性的異化及對策.青年記者,2023(23):46-49.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息与子猛烈交尾在线播放,国产精品偷伦视频免费观看了,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免费黄色网址

          <tr id="vjfvn"><s id="vjfvn"></s></tr>
          1. <pre id="vjfvn"><strong id="vjfvn"><xmp id="vjfvn"></xmp></strong></pre>
                <pre id="vjfvn"><s id="vjfvn"></s></pre>
                <table id="vjfv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