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vjfvn"><s id="vjfvn"></s></tr>
    1. <pre id="vjfvn"><strong id="vjfvn"><xmp id="vjfvn"></xmp></strong></pre>
          <pre id="vjfvn"><s id="vjfvn"></s></pre>
          <table id="vjfvn"></table>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李云芳:政務(wù)新媒體,要多些“政務(wù)”少些“媒體”

          2024-05-22 15:25:37

          來(lái)源:“青年記者雜志”微信公眾號   作者:李云芳

          摘要:對于部分政務(wù)新媒體的“關(guān)?!?,媒體需要點(diǎn)贊;對于部分網(wǎng)紅政務(wù)新媒體的方向問(wèn)題,媒體也應該介入批評建言。

            不少媒體跟蹤報道了最近各地政務(wù)新媒體的“關(guān)停潮”現象。澎湃新聞總結了這次“關(guān)停潮”的三個(gè)背景:

            一是推進(jìn)政務(wù)新媒體健康有序發(fā)展。重申2018年12月就成文發(fā)布的《國務(wù)院辦公廳關(guān)于推進(jìn)政務(wù)新媒體健康有序發(fā)展的意見(jiàn)》,要求一個(gè)單位原則上在同一平臺只開(kāi)設一個(gè)政務(wù)新媒體賬號,避免“一哄而上、一事一端、一單位一應用”。對功能相近、用戶(hù)關(guān)注度和利用率低的政務(wù)新媒體要清理整合,確屬無(wú)力維護的要堅決關(guān)停。

            二是落實(shí)防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的要求。2023年12月,國家網(wǎng)信辦印發(fā)《關(guān)于防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的若干意見(jiàn)》明確提出,注冊運營(yíng)政務(wù)公眾賬號,要嚴格控制數量,加強信息更新。讓政務(wù)新媒體排出形式主義的毒素,跑出速度,真正便民利民勢在必行。

            三是因應機構改革的變化。政府機構改革后,一些部門(mén)有轉隸并改等調整,一些政務(wù)新媒體也對應關(guān)停。

            筆者覺(jué)得,一個(gè)單位原則上在同一平臺只開(kāi)設一個(gè)政務(wù)新媒體賬號的要求,算是非常寬松了。如今各類(lèi)平臺太多了,一個(gè)政務(wù)單位要多平臺分發(fā),這意味著(zhù)可能要運營(yíng)幾十個(gè)賬號。如果能通過(guò)技術(shù)手段實(shí)現多賬號自動(dòng)分發(fā)還好,否則每個(gè)賬號都需要人工逐一發(fā)布,那會(huì )耗費不少人力。一些單位不僅要求開(kāi)機構號,還倡導員工開(kāi)設個(gè)人號,像媒體一樣搞成傳播矩陣。

            各個(gè)部門(mén)的傳播機構一般人比較少,在經(jīng)濟下行、要求“過(guò)緊日子”的背景下,還需要瘦身,最后的結果可能就是負責傳播事務(wù)的人員超負荷工作,甚至出現一個(gè)人運營(yíng)幾十個(gè)賬號的極端現象,其產(chǎn)出內容的質(zhì)量可想而知。

            一些地方或者機構,為了讓自家新媒體或平臺賬號增加下載量、快速增粉、保持活躍度,就通過(guò)行政指令要求轄區內或系統內各個(gè)部門(mén)、人員強制安裝、關(guān)注賬號、打卡排名,具體執行中還要“截圖反饋”,這種“指標主義”“形式主義”的要求,給許多下屬單位帶來(lái)了工作范疇外的巨大負擔。

            這種消耗基層大量精力的政務(wù)新媒體,通過(guò)行政指令來(lái)提升數據指標的政務(wù)新媒體,不會(huì )有長(cháng)遠的發(fā)展。因此,把這些“落后”“過(guò)時(shí)”“低質(zhì)”的政務(wù)新媒體清理、關(guān)停,是件好事。

            此外,筆者觀(guān)察到,不少政務(wù)新媒體,尤其是一些網(wǎng)紅政務(wù)新媒體,在追求的方向上也值得商榷。

            因為工作原因,筆者經(jīng)常接觸在政府相關(guān)部門(mén)負責宣傳的人員,他們都會(huì )談到如今做政務(wù)新媒體的壓力,“為什么沒(méi)有在××平臺開(kāi)號”“為什么別人粉絲那么多”“為什么別人的作品點(diǎn)擊率、點(diǎn)贊量那么高”“為什么搞了這么久也沒(méi)看到成效”……

            于是乎,很多政務(wù)部門(mén)為了做內容,花錢(qián)請人代運營(yíng)政務(wù)新媒體,或者請專(zhuān)業(yè)公司制作花式內容。有搞短劇拍攝的,請人寫(xiě)作精致腳本、請專(zhuān)業(yè)演員出演;有搞特色MV的,請專(zhuān)門(mén)的廣告公司來(lái)執行;有包裝本單位靚仔靚妹,用高顏值、高情商來(lái)吸引眼球的;有的單位甚至還成立了影視中心,和相關(guān)主體聯(lián)合拍電影……搞完這一切,還要購買(mǎi)平臺的推薦位、流量廣告來(lái)擴大傳播。

            一番折騰下來(lái),粉絲確實(shí)是漲了,流量確實(shí)是大了,關(guān)注度也提高了,但這應該是政務(wù)新媒體著(zhù)力追求的目標嗎?

            對于文旅部門(mén)以外的政務(wù)部門(mén)來(lái)說(shuō),政務(wù)新媒體要的不應該是流量、出位、花式,而應該是權威、透明、響應:有新政策新舉措出臺,配合發(fā)布詳細清晰的解釋闡述;發(fā)生了突發(fā)事件、重大輿情,及時(shí)公布情況、回應關(guān)切;輿論場(chǎng)上有各類(lèi)猜測、傳言,人們能夠在政務(wù)新媒體上找到最權威的答案……

            但在實(shí)際運營(yíng)中,有的政務(wù)新媒體平時(shí)各種內容發(fā)得很歡,各類(lèi)花式創(chuàng )意層出不窮,流量熱梗頻頻參與蹭邊,但到自己?jiǎn)挝挥兄卮筝浨樾枰l(fā)聲回應時(shí),卻又埋頭裝鴕鳥(niǎo)一聲不吭,任由網(wǎng)友在賬號下面的追問(wèn)、批評留言排成長(cháng)龍。

            作為媒體人,筆者甚至覺(jué)得,政務(wù)新媒體有時(shí)還影響了信息的透明度。譬如,碰到重大新聞、重大輿情,記者去采訪(fǎng)相關(guān)部門(mén),往往會(huì )得到一句答復,“我們會(huì )公開(kāi)發(fā)布,請關(guān)注我們的兩微賬號。”但最后發(fā)布的通報精簡(jiǎn)到極致,主體不明、事實(shí)不清、動(dòng)機闕如,有時(shí)候還故意避重就輕。媒體想再追問(wèn)了解公眾關(guān)切的一些問(wèn)題,得到的答案就一句話(huà),“我們已經(jīng)在賬號上回應了,沒(méi)有其他需要發(fā)布的了。”單向度的通報、自言自語(yǔ)式的發(fā)布,不是真正的透明,不是真正的公開(kāi)。

            總之,對于部分政務(wù)新媒體的“關(guān)停”,媒體需要點(diǎn)贊;對于部分網(wǎng)紅政務(wù)新媒體的方向問(wèn)題,媒體也應該介入批評建言:政務(wù)新媒體,要多一些“政務(wù)”,少一些“媒體”。

           ?。ㄗ髡邽榕炫刃侣劯笨偩庉嫞?/span>

          來(lái)源:“青年記者雜志”微信公眾號

          編輯:小青

          息与子猛烈交尾在线播放,国产精品偷伦视频免费观看了,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免费黄色网址

          <tr id="vjfvn"><s id="vjfvn"></s></tr>
          1. <pre id="vjfvn"><strong id="vjfvn"><xmp id="vjfvn"></xmp></strong></pre>
                <pre id="vjfvn"><s id="vjfvn"></s></pre>
                <table id="vjfv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