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推進(jìn)媒體融合不妨先從融媒體工作室開(kāi)始

2022-07-26 15:42:45

來(lái)源:青年記者2022年7月下   作者:詹新惠

摘要:  融媒體工作室是對媒體機構人員冗余能力的激發(fā)和釋放,是對媒體機構編輯部機制的一種互補和協(xié)同。

  近期,看到三則與媒體內容工作室相關(guān)的消息:一是北京日報報業(yè)集團以自主申請、立項規劃的方式在內部成立首批7個(gè)工作室,主打內容產(chǎn)品包括專(zhuān)題視頻、短視頻、專(zhuān)欄、訪(fǎng)談等多種類(lèi)型,力圖構建與媒體深度融合相匹配的工作室模式。二是上海報業(yè)集團6月啟動(dòng)“融媒工作室賦能計劃”,從旗下270多個(gè)賬號中遴選20個(gè)作為首批融媒工作室“種子”,在運營(yíng)、技術(shù)、培訓及激勵機制等方面給予支持。三是一篇網(wǎng)絡(luò )文章《騰訊裁員 內容人的大撤退》提及騰訊新聞旗下部分生產(chǎn)原創(chuàng )內容的工作室將被裁撤,其他一些工作室也面臨被裁撤的困境。

  主流媒體和商業(yè)平臺一進(jìn)一退的不同舉措,似乎是走上了兩個(gè)不同的軌道,對工作室有著(zhù)不同的認知和對待。但就工作室及其機制本身而言,這一模式恰恰是人人都是生產(chǎn)者時(shí)代機構類(lèi)媒體應對市場(chǎng)的一種選擇和路徑。

  先說(shuō)騰訊新聞工作室的裁撤。從目前掌握的資料看,騰訊新聞旗下有六大工作室,分別在社會(huì )人文視頻、紀實(shí)、文娛、財經(jīng)、資訊等內容領(lǐng)域深耕原創(chuàng ),一些有社會(huì )影響力的欄目品牌如“十三邀”“谷雨實(shí)驗室”“棱鏡”都出自這些工作室??梢哉f(shuō),騰訊新聞的原創(chuàng )內容能力、品質(zhì)和影響力很大程度上歸功于這些工作室。裁撤也許無(wú)關(guān)工作室模式本身,而出在其他方面。

  說(shuō)到融媒體工作室,其實(shí)這對于媒體機構并不是新鮮事。傳統媒體推進(jìn)媒體融合之初,就在探索采用工作室的方式進(jìn)行內容供給側改革,以生產(chǎn)出符合新媒體平臺特點(diǎn)和規律的內容產(chǎn)品。融媒體工作室從本質(zhì)上看是一種類(lèi)似項目管理的機制,一種與傳統媒體機構編輯部不一樣的內容生產(chǎn)和傳播運營(yíng)機制,它的功能價(jià)值表現在以下五個(gè)方面:

  第一,具有更強的專(zhuān)業(yè)內容生產(chǎn)能力。能夠設立融媒體工作室的,一般都是媒體機構內擁有某方面優(yōu)勢或某種特色的團隊。比如人民日報的麻辣財經(jīng)公眾號,運營(yíng)者就是人民日報長(cháng)期從事經(jīng)濟報道的跑口記者,有很強的新聞敏感?!缎旅裢韴蟆沸旅裱鄞蛟斓?ldquo;Bund視頻”主打法治和時(shí)政類(lèi)內容,一年中誕生了不少百萬(wàn)級甚至千萬(wàn)級爆款作品。

  第二,具有更高效的團隊協(xié)作產(chǎn)出。融媒體工作室一般是一個(gè)小的團隊,團隊協(xié)作的思想相比一般的同事、工作關(guān)系要明確,工作效率較高。此外,共同的目標也會(huì )讓團隊成員在工作方式、工作時(shí)間和工作進(jìn)度上彼此遷就,最終相互成就。

  第三,具有“船小好調頭”的靈活性和機動(dòng)性。融媒體工作室是輕量級的“先鋒艇”,易于隨時(shí)調整定位和規劃方向,甚至撤回、關(guān)閉。“先鋒艇”的目的就是探路、實(shí)驗、尋找,而通過(guò)一次次的探路和實(shí)驗,總會(huì )找到方向和目標,也會(huì )慢慢摸索出規律和模式。

  第四,擔當為媒體機構直面市場(chǎng)、留存用戶(hù)的探索重任。融媒體工作室的內容產(chǎn)品是直接面向用戶(hù)的,不僅能直接看到傳播效果,而且能直接看到用戶(hù)的反饋,甚至能與用戶(hù)直接互動(dòng)。在這一過(guò)程中,很容易了解到用戶(hù)需求和市場(chǎng)規律,也能對自身內容產(chǎn)品及時(shí)做出調整,更有可能在與新媒體市場(chǎng)、用戶(hù)的對接中摸索出新媒體的產(chǎn)品特質(zhì)、運作路徑和傳播規律。

  第五,為媒體深度融合中的人員融合先行摸索。媒體深度融合最終要落地到人員融合,以工作室為試點(diǎn),倡導小范圍的、關(guān)聯(lián)部門(mén)的自主融合,或許能探出一條跨部門(mén)合作、扁平化管理的新路。

  融媒體工作室是對媒體機構人員冗余能力的激發(fā)和釋放,是對媒體機構編輯部機制的一種互補和協(xié)同,更是媒體深度融合推進(jìn)的探索實(shí)踐。融媒體工作室的成員要像那些頭部的自媒體人精心耕耘自己的公眾號一樣,投入時(shí)間、精力和資源,致力于打造有影響力的品牌,進(jìn)而產(chǎn)生品牌效應。媒體機構對待融媒體工作室,要解決激勵機制問(wèn)題,要將內容生產(chǎn)從媒體人早期的理想、情懷、激情的創(chuàng )作變成專(zhuān)業(yè)性、職業(yè)化和制度性的創(chuàng )作。

  (作者為中國傳媒大學(xué)新聞學(xué)院教授)

來(lái)源:青年記者2022年7月下

編輯:范君